当前位置: 首页 > 诗人 > 唐代诗人 > 权德舆 >
  • 分享:

权德舆

权德舆简介

权德舆(759-818), 唐代文学家,大臣。字载之。天水略阳(今甘肃秦安)人。后徙润州丹徒(今江苏镇江)。德宗时,召为太常博士,改左补阙,迁起居舍人、知制诰,进中书舍人。宪宗时,拜礼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后徙刑部尚书,复以检校吏部尚书出为山南西道节度使。卒谥文,后人称为权文公。 权德舆仕宦显达,并以文章著称,为中唐台阁体的重要作家。《旧唐书权德舆传》说他于述作特盛。六经百氏,游泳渐渍,其文雅正而弘博,王侯将相洎当时名人薨殁,以铭纪为请者什八九,时人以为宗匠焉。浑、马燧等名将功臣的碑铭、行状都出自他的...【详情

权德舆一生作为

权德舆(759-818年9月30日),字载之,天水略阳县第七沟(今秦安县王尹乡包全村)人。其家世源远,自十二世祖前秦仆射安邱公权翼以来,数代为宦。父亲权皋,曾为安禄山的幕僚,“安史之乱”爆发前,他当机立断,以逃离叛逆的义勇行为而受到时人的称赞。权德舆就出生在这样祖德清明家风雅正的仕宦家庭。

权德舆自幼聪明好学,“三岁知变四声,四岁能为诗”。15岁有文章数百篇,开始有了名气。之后,任江西观察使兼判官,迁监察御史。唐德宗贞元八年(792),征为太常博士,“朝士以得人相爱”,转左补阙。当时关东、淮南、浙西20余州县发生大水,毁坏了良田和房屋,冲走了人家,他立即建议德宗皇帝派遣能干的使臣赶赴灾区,救济灾民,并提出“赋取于人,不若藏于人亡为固”的主张,以减轻灾区人民的赋税。同年七月,司农少卿裴延龄因巧幸恃宠,判度支,兼管国家财政收支。针对此情况,权德舆不顾个人的安危,先后两次上疏唐德宗,义正词严,直言不讳地反对裴延龄任职,陈述度支要职,个人必须慎重。贞元十年(794),权德舆转起居舍人,知制诰。贞元十八年(802)以中书舍人典贡士,后拜礼部侍郎,转兵、户、吏三曹侍郞、太子宾客,迁太常卿。此期间,他大力选拔人才,主张“育才造士为国之本”,他“举贤类能”,不管门第等级,只要有德,一律任用,并反对徇私舞弊。他曾三次典士举,凡“举士于公者,其言可信,不以其布衣不用;既不可信,虽大官势人交言,一不以缀意”。在他的主持下,发现和造就了不少有用之才,“前后考第进士及庭所策士,唾相蹑为宰相、达官与公相先后,其余布处台阁外府,凡百余人”。

权德舆在治理国家方面,主张德治和法治并用,对不法行为的贪官污吏坚决严惩。他始终认为“民为邦本”,“天下理在百姓安,百姓安在赋税减,赋税减在经费省”,对人民的疾苦,备加关注。贞元十九年(803),自春至夏及秋,关中大旱,田园荒芜,民不聊生。而德宗反祈于宗庙,祷于天地,忙于求雨而滴雨未降。权德舆见此情景,十分焦灼,大声疾呼,再次向德宗建议,下诏各县裁留经费,把节约下来的钱物救济灾民,免除当年租赋及往年负欠,以便百姓重建家园,并遗责了当时“四方守宦,锐于上献”,剥削百姓的卑劣行为。

元和五年(810),权德舆以“陈说谋略多中”,拜礼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参与朝政。宪宗元和八年(813),权德舆免去宰相职务,以检校吏部尚书留守东都,复拜太常转刑部尚书,出镇山南西道节度使,后因病求还,818年八月二十七日(9月30日)卒于途中。赠左仆射,谥日文,著有《权载之文集》50卷。

权德舆轶事典故

权德舆秉性耿直,为人宽和,言语质朴自然,风度甚佳,为时人所称道。他办事光明正大。有一次,运粮使董溪、于皋谟盗用军费,案发后,被流放岭南。宪宗感到量刑太轻,很后悔,又暗暗派宦官赶去将两人杀死于流放途中。权德舆就立即上疏说,依据这两人的罪名,本当公开处死的,但既然已经宣判了流放,就应当遵照执行,如今却又暗暗地将他们处死,这是名不正,言不顺,有损朝廷信誉,劝宪宗今后再也不能如此干了。这足见他为人之耿直。

权德舆好著述,善写铭文表章,文辞雅正而又弘博,当时,王侯将相的铭志十有八九都请他撰写。他尤其喜欢读书,常常手不释卷,作有文集50卷,称《权文公集》,流传后世。

宪宗曾询问权德舆:“宰相为政,宽猛何先?”权德舆对答说:“秦朝以严酷而亡国,汉朝以宽大而兴盛,为政该以何者为先,由此就可知了。”

权德舆任相的次年,李吉甫和李绛又先后被拜为宰相。李吉甫好逢迎宪宗心意,而李绛为人梗直,两人常为政事在宪宗面前争论。每当此时,权德舆总不表态,并因此而受到朝臣的指责,也引起了宪宗的不满。元和八年 (公元813年)正月,他被罢去相职,以检校吏部尚书留守东都,后又拜为太常卿,改刑部尚书。公元816年,他又以检校吏部尚书外出担任山南西道(今陕西汉中)节度使。二年后,以病乞还,卒于途中,享年60岁。赠尚书左仆射,谥曰文。

权德舆寓居阳羡期间,曾游览玉女潭,称玉女潭为“阳羡胜境,以此为首”。另有诗作《周平西墓》:“英威今寂寞,陈迹对崇丘。壮志清风在,荒坟白日愁。穷泉那复晓,乔木不知秋。岁岁寒塘侧,无人水自流”传世。

权德舆文学作品

◇ 送许协律判官赴西川序

十年冬,予与今左曹相君兵部郎崔君同受诏禁中,杂阅对策,以第其等,将命於廷,有请程百职之功绪者。且以郎吏谏曹为言,时相君为吏部郎,崔为右补阙,因相顾曰:「直言者方讥切吾党,其可舍诸?」予抚手贺之,以为得隽。及後诏下,征他日之词,则许生也。典校满岁,西游岷峨,丞相彭城公雅闻其才,辟以从事。十三年冬,以府檄计事,至於京师,献岁回车,酾酒祖道。以子之直而和,敏而文,策名於天府,叶志於元臣。抟迅飚,翔层?,将贺不暇给,而别何为怆?众君子中饮皆赋,使鄙夫类之。

◇ 送岭南韦评事赴使序

大夫杜公,用德礼威信训齐南海,居二年,以部从事檄召京兆韦君。君温文裕蛊,锐於术学,在绮襦青衿之岁,粲若冰玉。年方冠,仕至廷尉评,拥大府之传,赴贤主人之命,其徒荣之。且?便楠巨干,不产培?娄,则知天锺美茂,亦多在世德,其要在聿修之不怠而已。彼吏理与将命,事之细者,况新发於硎,?刃韬匣,不折不缺之诫,岂足为执事道耶?予尝被公辟书,辱在下介,顾以多病,不敢远游南方。祈执事者芳讯见及,则详言美化,伫为中和乐职之颂,以抒下情。

◇ 送李十弟侍御赴岭南序

士君子之发令名,沽善价,鲜不由四征从事进者,翔集翰飞,盖视其府之轻重耳。则侍御之今日,犹鄙夫之昔时也。因想昔与今徐方连帅、王仆射德素、盛府主公、杨尚书达夫同登龙门於锺陵,尔来二十年矣。二贤以大僚硕望,当明天子注意分阃之重,鄙夫顾无所用,亦五叨中台,俯仰印绂,以过量自愧,追怀旧恩,敢忘其所自耶?况侍御温良敏肃,用文术自赞。初为州里所举,俄属圣朝以旧勋推恩,累更禄位,再至京剧。今兹簪法冠,驾轺轩,感於已知,不计勤远,又焉知图南水击之变化,不在此耶?既贺侍御所从,又悦达夫之举,宾主之间,仁义在焉。款门告别,思以言为贶,至若《洪范》之攸好德,盘铭之日日新,皆侍御所执也,又何言焉?敬谢达夫,慎夏自爱,无金玉尔音而已。

◇ 送李十二弟侍御赴成都序

相国临淮公,观风俗於井络之下,辟礼所及,皆隽人贤士。陇西李侯虚中,敏厚而文,尝再中正鹄於春官天官氏,同门生已翰飞三台,出入承明,独用恬退,结黄绶於伊洛,或静以胜热,或赢而不嚣。予意其必遇真工大冶,以发?刃。今果峨惠文,趋黄阁,视其所举,问其所从,可以交贺矣。行当见相君政成一方,执介圭归上台,则掖垣侍从之选,不在从事之贤者,吾不信也。中外零落,始衰多疾,祖道握手,ㄘ然涕Д。至若铜梁玉垒之胜践,使轩宾榻之盛集,皆备於歌诗者之说,不能悉数云。

◇ 送李十兄判官赴黔中序

今名卿贤大夫,繇参佐而升者十七八,盖刷羽幕廷,而翰飞天朝,异日之济否,视所从之轻重。故予内兄以黔巫之地,为夷途安流者,受署於中执法王君故也。以王君之馨香望实,宜处清近久矣。惟天爱人,授兹一方,则兄之赴知已,诚可贺也。兄端明文敏,焯见吏理,奉本府之书奏,陈远人之便宜,已事复命,驱车就路,敢用觞酒宴??,系之以言曰:「武陵辰溪四封十五郡,大凡五十馀城。以仁佐贤,宁彼县道,婉婉语言,化为风谣。然後徵理行之第一,献宾寮之功用,夫如是,得不谓所从之重乎?」京师离群,咏叹仁政,寓辞铃阁之下,无金玉其音。

◇ 送襄阳卢判官赴本使序

德荡乎名,名与实轨矣。至有趋世徇物,随波同流,茫茫九有,公是大丧。故道直多弃,行方则踬鄙尝病之。今见卢君,君精辨自内,直方形外,ㄨ然独立,以名教自任。每著文,辄先理要而後文采,至若罪荀文若,评郭林宗,发明指レ,意出旧史,其旨在乎澄汰风俗,埽镇浮诞,举而行之,有补王度,衡茅居息,终岁自乐。贞恒之心,风雨不改,与夫叩角弹铗,不相远乎?中丞李公,以清德重望,秉旄汉南,辟士之日,以君为首,非夫知精达识,又焉能出众人之视听。延拔贞晦,则汉南风政,因兹而见驿骑萧萧。访别蓬门,元言清酤,相会於远,君又授予以《正名》、《至终》二论,鄙人说出箧中《几铭》、《名实论》、《士行辨》三篇,以申报贶。

《放歌行》

夕阳不驻东流急,荣名贵在当年立。

青春虚度无所成,白首衔悲亦何及。

拂衣西笑出东山,君臣道合俄顷间。

一言一笑玉墀上,变化生涯如等闲。

朱门杳杳列华戟,座中皆是王侯客。

鸣环动佩暗珊珊,骏马花骢白玉鞍。

十千斗酒不知贵,半醉留宾邀尽欢。

银烛煌煌夜将久,侍婢金罍泻春酒。

春酒盛来琥珀光,暗闻兰麝几般香。

乍看皓腕映罗袖,微听清歌发杏梁。

双鬟美人君不见,一一皆胜赵飞燕。

迎杯乍举石榴裙,匀粉时交合欢扇。

未央钟漏醉中闻,联骑朝天曙色分。

双阙烟云遥霭霭,五衢车马乱纷纷。

罢朝鸣佩骤归鞍,今日还同昨日欢。

岁岁年年恣游宴,出门满路光辉遍。

一身自乐何足言,九族为荣真可羡。

男儿称意须及时,闭门下帷人不知。

年光看逐转蓬尽,徒咏东山招隐诗。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