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诗人 > 唐代诗人 > 冯延巳 >
  • 分享:

冯延巳

冯延巳简介

冯延巳 (903--960),南唐词人,又名延嗣,字正中,五代广陵(今江苏省扬州市)人。仕于南唐烈祖、中主二朝,三度入相,官终太子太傅,卒谥忠肃。[1] 他的词多写闲情逸致,文人的气息很浓,对北宋初期的词人有比较大的影响。宋初《钓矶立谈》评其学问渊博,文章颖发,辩说纵横,其词集名《阳春集》。...【详情

冯延巳的词表现的是官能的感觉

冯延巳的词表现的是官能的感觉,是情感千回百转的感受。

冯延巳表现的不是官能的感觉,不是感情的感受,而是一种感情的意境。

冯延巳的词常常描述的对象是什么

冯延已的词常常描述的对象是:男女离别相思之情。

冯延巳(903--960),又名延嗣,字正中,广陵(今扬州)人。宋初《钓矶立谈》评其“学问渊博,文章颖发,辩说纵横”。作为词人,他虽受花间词影响,多写男女离别相思之情,但词风不像花间词那样浓艳雕琢,而以清丽多彩和委婉情深为其特色,有时感伤气息较浓,形成一种哀伤美。其词集名《阳春集》。

主要词作:

鹊踏枝(谁道闲情抛弃久?)

鹊踏枝(几日行云何处去?)

鹊踏枝(六曲阑干偎碧树)

采桑子(花前失却游春侣)

清平乐(雨晴烟晚)

谒金门(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南乡子(细雨湿流光)

冯延巳的词不同于韦庄和温庭筠的是词表现出的

温庭筠、韦庄、冯延巳是三位著名的词人,其中温庭筠和韦庄是花间派词人的典型代表,虽然有相近之处,表现的情感都是非常真挚的,但是两人的词风不同,而冯延巳是一位介于花间派的词人。温庭筠的词总体上呈现出的特点是设色艳丽,组织绵密,其风格多为客观,虽有抒情但是比较含蓄,韦庄的词疏朗清淡,感情率真,风格多为主观,直抒胸臆,冯延巳的词风温婉含蓄,清新流畅。

温庭筠是晚唐文人词的开山祖,词之大家,其词作较好地吸收和借鉴了民间俗曲的创作枝巧和民间语言,其词在构思上包括联章、比兴、绘画、时空跳跃等手法;语言上浓艳纤细,又由于受到民间传统的白描手法的影响而清新可感。温庭筠被称为“花间鼻祖”,他的词多写思妇、青楼女子的感情,从其日常的梳妆打扮,容貌等进行肖像描写,将其内心的情感非常细腻非常流畅的表达出来,其词妩媚香艳。例如作品《菩萨蛮》,“鬓运欲度香腮雪”一句从女子的日常打扮以及容貌将其的相思之情表达出来,表现很细腻,是追求一种细节的描写,细节的表现,将女子的香艳的打扮融入到词的风格来,表现得很香艳,华贵。再如他的词《更漏子》中“玉炉香,红蜡泪,偏照画堂秋思”一句,也是采用细节的描写,很美地将妇人的相思情感刻画出来,虽然很香艳,妩媚,秾丽,但是并不让人感觉到腻,而是觉得非常纯美,干净,流畅。他的词风客观,多采用细节描写以及侧面描写,将人物的思想感情以及内心感受含蓄地表现出来,也有着丰富的联想。

温庭筠的含蓄委婉,到了韦庄的直抒胸臆,是从客观到主观表现,从无情到有情的转变,是一种时代的转变,也有着自身的不同,韦庄的仕途坎坷,其自身的遭遇与其以后的词风有着密切的相关性,他的坎坷使他的词大多为主观之作,感情表现直白率真,非常独有个性。例如《女冠子》中“别君时,忍泪佯低面,含羞半敛眉”一句,将女子对男子的依依不舍之情表现的非常真挚率真,词很自然,清淡,但是给读者的感觉就是很直白,不那么含蓄,使读者很容易理解。再如其词《菩萨蛮》的表现,每句都很简单,但是都能将内心的情感直率地表达出来,没有太过于直白,不失内涵,描写了一幅夜阑泣别的图画,将其内心的伤感和愁思表现出来。韦庄的词风就是这样的率真自然,直抒胸臆。

从韦庄的直抒胸臆,到冯延巳的深婉含蓄,他的词与温庭筠和韦庄的风格不同,他的词有着温庭筠词的想象空间,也有着韦庄词的强烈的抒情表达,但是其词也是一种进步,因为他吸收了前人的精华,也使自己的词有着不同的风格。例如《鹊踏枝》以不同方式,反复描写抒发,将他无尽的愁思表现得非常充分,非常完足,非常饱满,读后使我们不能不被他所创造的艺术气氛和感情所包围、所感染,从中迷离恍惚而又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他那斩割不断的绵远而沉重的愁思。冯延巳是为非常擅于抒情的词人,他表达的感情没有韦庄的那么直白,但是并不隐讳自己的情感,其情感的流露是真挚的,缠绵的,意境深远。

扩展阅读: